春秋祭典

Activities 

祭天祀祖是华人的传统信仰。人逝世後, 其灵魂仍然存在, 没有後人拜祭, 就会成为饿鬼孤魂。七月中元节的普渡超幽, 施食, 烧街衣, 就是要济渡那些孤幽。所以华人非常重视香火的继承,所谓不孝有三,无後为大。

在十九世纪,我邑先輩们在家乡受不了天灾人禍的苦痛煎熬,离乡别井,飘洋过海,到新加坡谋生,人地生疏,全靠同乡亲友的支持和照顾,才有棲身之所和寻觅工作。殖民地政府只重视如何从殖民地搾取财富,输入移民只为其利益服务,不会照顾到民生福利事的。会馆的成立,就是为了帮助同乡解决困难而组织的。当时资讯不发达,会馆就是邑人联络感情,互通讯息,谋求工作,安抚心灵的所在地。

许多邑人,到了新加坡,经过多年的长期辛劳工作,有了一些积蓄,就会想到落叶归根,回乡终老和与家人团聚。有些则在新加坡成家立室。更有很多不幸者,虽然劳苦一生,仍然生活窘迫,孑然一身,老死异乡。他们的身後事,就得靠同乡和会馆为之善後了。

以前在新加坡,各籍贯华人都各自置有坟山,办理营葬事,广、客两属邑人先後有青山亭和绿野亭坟山。後来广、惠、肇三府同人另购置碧山亭坟山。三水会馆在绿野亭有三水 义塚( 1 8 8 5年),在碧山亭有三座总坟,安放那些在新加坡没有儿孫拜祭的逝世乡人的骨骸。

旧俗在人逝世後, 安葬入土, 经过约十年许, 等肉体全腐化後, 再掘起其骨骸, 用白酒洗滌过,放入罎中,名谓”执金”,再埋在土里,才算完全善後。总坟就是安放骸骨的。

在城市重新发展计划下,这些旧坟山已不复存在。逝世者多数选用火化,碧山亭建设了二座骨灰塔,三水会馆在碧山亭灵塔内也有两处骨灰龛位,供乡人置放其先人骨灰。在会所内, 也設有祖祠( 肄江堂) , 让乡亲们供奉祖先或逝世親属的神主牌位。每逢节庆, 尤其是清明和重阳节,会馆都隆重的举行春秋祭典。

在清明或重阳节期间,会馆理事会会预先选定日期(通常是在星期日),作为公祭日,寄发通告给全体会员们(在廿世纪五、六十年代,还要在大坡豆付街和小坡火城处张贴长红通告)。到了当天,会馆备办好一切香烛宝帛,三牲祭品,鲜花生果,及交通車辆,在红山组屋区有公车接載参加祭典的乡親们。是日上午,众人在会馆齐集,十时三刻,司议请众人立于肄江堂前, 再请主祭和倍祭就位, 然後朗诵祭文。其文: “ 溯我夲邑, 粤省要衝, 胥江浩荡,玉镜青葱,文风敦厚,物产饶丰,和平共处,乐也融融,海禁开後,破浪乘风,南来星,寄跡萍踪,或为商贾,或为农工.克勤克俭,立业立功,建兴会馆,团结是崇,互助庆弔,福利大众,修短有数, 能不悲痛,人谁无死, 百岁攸同,归根復命, 安息众容,佳城葱鬱,灵秀所钟,时届节令,凭吊高风.魂兮有知,鉴领愚衷,伏维尚響”。祭文颂毕,由主祭先行上香,接着倍祭和会众上香,献鲜花,各色生果,三牲祭品,再献香茶美酒,纸钱宝帛,最後全体同人向众先贤神位行三鞠躬礼,祭拜仪式就完成了。接着会众们共乘公车,联同醒獅团队伍,一 路上鼓乐喧天,前往碧山亭拜祭置放於骨灰龛之先贤。

 到达碧山亭,先行到大伯公庙参拜大伯公(土地神),其次到大庙参拜观音大士和十三太 宝众神明,再参拜地藏王,然後拜祭社稷之神和七君子神位,拜祭完以上各神祗,才拜祭 会馆第一及第二座骨灰龛之先贤,拜祭骨灰龛先贤之仪式,与在会馆拜祭祖祠众先贤神主 位者相同。拜祭完第一及第二骨灰龛先贤後,又到广惠肇碧山亭先贤紀念碑前行礼和献花。 然後, 醒队会到碧山亭公所礼堂青。在清明和重阳节期间, 有队随同到碧山亭拜祭先 贤者,碧山亭公所都会安排让队表演採青助兴,醒獅队探青完毕,众人再乘公回返会馆, 共进午餐。午餐後,不分男女老少,每人都领取到一份福物(胙肉和饼食)回家,以示吉祥。

众人肃立,司 仪宣读祭文

同乘公车出发

拜祭碧山大伯公

向碧山亭众先贤纪念碑献花

向众先贤神位行礼致敬

碧山亭牌楼

拜祭碧山社稷之神

拜祭骨灰龛众先贤